(作者:先勢行銷傳播集團 商業策略長 陳榮明)

原訂2020年7月23日到8月8日為期17天在東京舉辦的夏季綜合奧林匹克大賽,這是東京繼1964年睽違57年後再次主辦的夏季奧運,也是日本第4次舉辦奧運會、以及第6次獲得奧運會主辦權,也使東京成為目前唯一舉辦兩次夏季奧運的亞洲城市、和世界第5個舉辦兩次夏季奧運的城市。

但是新冠病毒(COVID-19)擴大全世界形成許多國家鎖國,日本由於過度的政治性考量以及封建官僚體系非專業性的判斷,造成日本疫情一發不可收拾,一向被國際肯定的日本醫療體系差點崩潰,促使東京奧運會(簡稱東奧會)宣布延後1年舉辦預定2021年7月23日舉行,名稱仍然維持「TOKYO 2020」。

2020年東京奧運組委會會長森喜朗(Yoshiro Mori)今年2月2日表示,不論2019年新冠病毒(COVID-19)疫情的情況如何,日本都會舉辦這次夏季奧運,並正在與國際奧會(IOC)密切合作,要讓這件事發生。森喜朗強調「我們會舉辦奧運,不管疫情如何」,並說,相關討論應聚焦在「如何」讓奧運發生,而非「是否發生」。「我們必須考慮主辦奧運的新方法」,這是討論的一部分,雖然要在一起工作有困難,但2020東京奧運主辦單位和國際奧會關係穩固。

然而森喜朗在2月3日在委員會發表「如果理事會有很多女性成員,會很花時間」等言論,日媒報導後,海內外批評聲浪升高。多數的媒體、人權團體紛紛指責這是日本社會已存在許久的男女差別問題。國際人權團體在2月5日發表聲明指出日本許多醫學大學刻意操作減少女生合格人數、結婚後很難不冠夫姓、女性不易訴告性暴力被害等,並指責森喜朗的發言更證明日本政府應該針對女性差別、藐視問題快速改革!

雖然森喜朗於2月12日在合同懇談會上對女性謝罪,但是未被感受到誠意,全國發動起數名運動要求辭職,甚至「世論調查」中,日本國民有80%的人希望東奧延期或取消。

大會營運的志工約390人辭職,2位聖火跑者也表示退出,籌備委員會的服務中心抗議電話及郵件將近4550件。喜朗2月3日的失言,讓日本女大生能條桃子等人在短短兩周內收集了15萬7425個簽名,包括音樂家坂本龍一、導演北野武、東大知名學者上野千鶴子都加入聲援行列。在無法壓制不滿輿論的情況下,已經道歉的森喜朗仍在2月12日辭去奧組委主席,遺缺由原來的奧運大臣橋本聖子(女)18日正式接任。

其實這次的連署案,除了日本的能條之外,還有在瑞典留學的福田和子(25歲)、智利留學的山本和奈(23歲)。2月3日在Clubhouse開了幹譙森喜朗的Room,『當太多女生來參加時,會議就會拖的很長』,針對這個說法提出看法,吸引許多人進房暢所欲言。

傳說中奧運每隔40年就會被詛咒,1940年札幌冬季奧運會和東京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在中日戰爭中停止,40年後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因前蘇聯-阿富汗的入侵而被西方國家抵制。 2020年東京奧運會則因新冠病毒(COVID-19)疫情已經延遲了一年。

自從日本東京標到主辦權後、東奧的狀況頻頻,2015年發生LOGO設計抄襲事件、2013年爭取到主辦權的四大巨頭,當時的東京奧運委員會會長竹田恆和、東京都知事豬瀨直樹、兩位因收賄案下台、安培前總理生病辭職、森喜朗失言逼退,難道是應證40年一次的詛咒輪迴?

二次世界大戰後,日本在以美國為首的盟軍接手管理7年(1945~1951),期間美國協助日本經濟擺脫癱瘓狀態,恢復獨立自主的經濟和主權,並解決民生問題,步入正常國家的日本重返國際社會迫在眉睫。

1964年東京奧運的成功舉辦,促使日本經濟急速復興,當年和平政治轉型造就70年代“JAPAN as No.1”的經濟超強大國,因此後來日本人對於1964年奧運成功的重要國家記憶強烈,對2020年奧運的申辦有極特殊的感情。

由龜倉雄策設計的四款奧運藝術海報。Photo via Olympic Summer Games  Posters from Athens 1896 to Rio 2016

今日已經邁入2021年,盡管東奧在新冠病毒(COVID-19)疫情籠罩下,日本媒體與國民不斷反應停辦,甚至提議”B計畫”延至2024年,但是東奧協會仍然執意會在今年舉辦,2月19日七國集團(G7)視訊高峰會後發表聯合聲明,一致表示支持東京奧運會在今年夏天如期舉行,以證明戰勝新冠疫情的全球團結一致。G7聯合聲明針對東奧和帕奧表示,「作為全球人類團結起來戰勝新冠疫情的象徵,日本決定在今年夏季舉辦奧運會,我們對這一決定表示支持」。

「TOKYO 2020」的東京奧運已經超越奧運精神,這將會成為人類與病毒的競賽大會,願上天保佑人類,讓我們為東京奧運加油!戰勝這場歷史性的競賽!

 

 

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