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作者: 先勢行銷傳播集團執行長 黃鼎翎)

(圖片來源: “anonews”網站。畫作意涵: 麻木地點讚,社群媒體漸漸成了現代人的精神糧食。)

滑動Instagram的首頁你看見了什麼?很美的照片還是很驚悚的畫面?許多八、九年級生費盡心思不顧危險只為一張美照,每天就為po一張照片而活,你會發現他們的樣貌愈來愈像,有時甚至分不太出來,都有著天使的臉孔與標準魔鬼的身材,才知道原來許多都是修來的。每天緊緊黏附著手機的人生,甚至面對面不交流,寧願指尖不斷盲目點讚的行為讓每個人在網路世界裡活像個喪屍。而從小我的志願變得愈來愈小,問起中學、大學生的志願有三分之一以上想當網紅,覺得自己可以成為大明星一夕致富,甚至不惜以低俗、譁眾取寵的行為來博取眼球,爭取點閱率。

當每個人都想創業,這社會出現了很多新創公司,或許有夢想者比比皆是,但有幾個人像Mark Zuckerberg?根據經濟部統計,高達90%的新創企業一年之內就面臨倒閉,而存活的10%中又有90%會在5年內收攤,也就是說最終只有1%的新創企業可以撐過5年。同理可證,想當明星也是一樣,長得好會唱歌會跳舞的人多得很,就算你條件俱足也未必會紅。

當身邊的小女孩們都認同〞男人不壞女人不愛〞時,我們往往無法坐視不顧地去挽救他們一再脆弱受傷的靈魂,既便我們認為那多半是自找的。當社群強化了立場上的仇恨與敵對性,許多人在社群上毫無情面發表的言論活像個劊子手,能不能說我們在網路上殺人而不自知?當社會的不公不義被揭發需要賠上自己的身家性命,我能不能承認我失去了從小引以為傲的勇氣?!

身為人貴在自知,我相信以上的感受你我盡知,每當夜深人靜,案下反思,我會問自己該怎麼去教育下一代?無論是身邊的家人、同仁、朋友,我們該如何告知這些被扭曲的價值觀亟需改變或調整?或是該如何建設自己更強大的內心去協助他們走向更正確的價值觀,引導他們步向正軌?

這是一個價值觀嚴重扭曲的世代,我拋出的問號或許都無法可解,但我相信許多人心中存在的明白;既便是虛榮的社會,文明也不專屬有錢人;無黑無白的灰色論述或許流行,但未必能主導你我內心的是非;我們或許沒有權力,但未必會低頭,我相信會贏的是你我內心的勇氣,當我們有勇氣集結在一起Say NO,或許我們才有機會翻轉正確的社會價值觀,引導下一代活得更健康!

(此文章同步刊登於6月號動腦雜誌專欄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