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sprintf(): Too few arguments in /usr/local/ampps/www/wp-content/themes/magazine-7/lib/breadcrumb-trail/inc/breadcrumbs.php on line 254

Billboard, Poster, Street, placard

公關的價值

(圖片摘自網路)

這幾年,我在甲方扮演過不同的公關角色,有的側重實銷、有的專營形象、有的管控風險,有的在意各利益關係單位的打點,有的被視為輔佐主事決策的顧問幕僚。與我合作的外部公關團隊極其辛苦,必須跟著我隨時換位思考。大部分的時候,我們都能因應各組織的定位與需求,創造或挹注、或加乘、或救火的公關貢獻。

然而,也有些時候,我們在「下放的目標」與「公關的角色」之間嚴重卡關。覺得這個目標,如果光靠公關來支撐,最後會failed。也碰到不少先天議題牛肉稀缺,後天預算資源有限的雙重窘境。每逢這樣的時刻,不免承受一些質疑,看來公關缺乏用武之地,那就多下點廣告吧。連同業的好朋友都不禁有感而發,好像越來越找不到公關的價值在哪、或感受不到大家對於公關價值的重視。

我懂這句感嘆背後的五味雜陳。在這個產業近20年,我走過公關以議題領軍360整合行銷的年代,也經歷過只把公關當成發稿機器或操辦明星見面會的產業,公關的價值,見仁見智,在我心裡,也曾大起大落。懷抱著「公關就是一把野火」的心態進入甲方,我當時期待能星火燎原,讓品牌得以被看見,有光有溫暖。後來慢慢發現,能見度,對企業而言,有時並非必要,也可能不在優先排序之列,營收才是不變的唯一。後來,我變得比較務實,對很多跟我合作過的夥伴而言,比較貼切的說法,應該是,我變得「現實」了,所有溝通的投資,雖不要求變現,那總該可以提升觸及、幫助導流,甚至我會要求,能不能從數位社群的發酵,挖掘或建立一套跟銷售直接相關的SOP或trigger points。

有這樣的轉變,連不是同行的先生都發現了,他常取笑我,是不是被公關耽誤的業務呢。我覺得笑點貼切但笑不出來,身為一個公關人,我是否已經走得太偏、連自己都揚棄初始的信念和熱忱了?

於是,今年做預算與年度計畫的時候,我把組織量化目標先放在一旁,打算好好回答心裡面的這一題,我覺得公關的價值何在?我有沒有足夠的勇氣,義無反顧、為此奮戰?

想了好幾個禮拜,中間穿插了無數充滿挑戰的tough meetings,一樣碰到許多難解的習題,很多時候我都想投降算了,承認公關無能可以了吧,去搞置入打廣告衝點擊好了。但在匍匐前進的過程當中,我也發現了自己根深蒂固的心性,源自這些年公關產業的澆灌,協助我在相對零散、實體與虛擬銜接困難的情境結構中,想方設法地尋找接點或槓桿,把一切接合起來、擴散出去。

那片刻間,有點眼眶濕潤,而心緒澎派。我覺得我找到了呢,雖然一度迷失徬徨徘迴,最後方明白,公關的價值,不只是火種,不等同工具;它可以不必當火車頭,也不見得總能擔綱壓軸,在我心中,公關的價值是一只膠水,訂書針講義夾很方便的年代,有時大家會忘了膠水的重要性,能把檯面上甲乙丙丁各不相關的單一元素,細膩貼合成敘事軸線,呈現出一幅動人的撕畫,近看遠看,都深入人心。

而膠水的黏濃與穿透,當持掌的人,知道深淺、輕重,不卑不亢、揮灑得宜,便能創造極致而純粹的影響力,這份貨真價實,千金難買。

我知道,未來多的是變化與艱險,手持膠水的此刻,以此自勉,也願己珍視。

作者:藍滴妹  資深公關人,遊走甲乙方的六年級生,生消、醫療、遊戲、健康產業玩耍數十年,持續公關人生以外,目前人類圖分析師解鎖中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